云挖矿是伪挖矿?矿场早就不这么玩了

未来的算力租赁市场,企业应用才是大头,将算力应用到金融科技等新兴产业,将是挖矿产业转型的新方式。

江湖险恶,身处其中难免沦为韭菜,一不小心就被收割了。币圈凶险,你以为矿圈就能躺赚?还有云挖矿来割你。多年前一波云挖矿项目“爆雷”,从此其伪概念深入人心。如今云挖矿项目仍在,玩法却有几多更新,算力智库实地带你探究真相。

相比币圈链圈自带流量的吸睛热点,矿圈一直相对低调,尽管前段时间比特大陆IPO引发金融市场一阵热议,奈何区块链界热点层出不穷,众人的目光又迅速被稳定币、STO等消息吸引。

作为区块链产业链最上游,矿圈一直游离于喧嚣之外。挖矿从广义上也可以挂靠电力设备、大数据、通信设备等传统行业,属于政策监管的灰色地带,被关注度不高;又因其运维场所地处如云贵川、新疆、内蒙等偏远地带的“深山老林”中,不被主流人群所触达;对大众来说,挖矿行业参与门槛相当高,场地、电力、矿机、运营,都需要雄厚资金才能入场。

因此,挖矿似乎天生是一个“高冷”的产业,但蕴含着巨大的财富效应。

在受政策支持鼓励的北美市场,就存在着多家主营业务是挖矿的上市公司。如HIVE Blockchain(TSXV:HIVE),市值2.26亿加元,股价0.68加元;Hut 8 Mining(TSXV:HUT),市值2.94亿加元,股价3.55加元

在国内,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矿机芯片最大的供货商台积电,其今年二季度净利率高达31.0%,同比增长9.1%,其增长的重要原因便是来自虚拟货币矿机。


云挖矿的应运而生

早在2014、2015年,比特币经历一波震荡,大量入场者就将目光投向了挖矿这个收益相对稳定的行业,但是矿场的门槛又将大量散户资金拒之门外。

于是“云挖矿”的概念应运而生。

矿场主将矿场的算力按一定价格和数量出租出去,投资者租赁相应算力,矿场挖出的币按比例分红。另一种模式是搭建算力租赁平台,对接矿场、个人矿机和投资者,平台并不涉及矿场运营。

这波操作大大降低入门门槛,免去了投资者自己搭建运营矿场的各种投入。对平台方而言,提前锁定收益,避免风险。这似乎是一种双赢的模式。

2014年9月1日比特大陆正式宣布“算力巢”云算力平台上线。9月2日,瑞典比特币矿机厂商KnCMiner上线云挖矿服务平台KnCCloud。此前, Bitfury也于2013年投资了cex.io,并推出云算力交易平台。国内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也推出digcoin矿业平台。一时间国内外比特币云挖矿市场井喷,一场行业大战似乎拉开了序幕。


云挖矿,变相的ICO?

然而热闹仅持续了半年,就有平台被爆出失联跑路、割韭菜。

不管是搭建自有矿场出租算力还是作为算力租赁平台,云挖矿疑点非常明显:

既然挖矿收益那么高,为何平台要出租算力?

有业内人士向算力智库表示,这种租借算力的商业模式核心其实是一种变相ICO,项目ICO时发行的代币变成了算力,矿场通过出租算力筹集资金,部署更多的矿场,如此循环。那么矿场是否有那么多算力可以出租呢?

这种模式最大的风险在于平台方是中心化机构,收益是多少,总共有多少算力可以出租是由平台方说了算,其信用能力并不能得到保证,大部分投资者其实也没有能力去实地考察其矿场的真实规模甚至到底存不存在,因此容易变成资金盘,大众很难区分。

从云挖矿项目对外宣传内容来看,其实质是一种理财产品,即投资者投入相应本金获得相对高额的收益。从数学模型上看,投入越高收益越高。

然而区块链届基本共识是,全球算力不断增长,挖矿难度只有可能增加,即算力收益其实在持续下降。

这样背离的基础逻辑也能“请君入瓮”式忽悠普通大众,缘于区块链行业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的初期阶段,缺乏明确规范的法律保障、监管及引导教育。这存在于很多新兴行业伊始,挖矿行业并不唯一,但“乱生相”给许多人提供了可乘之机。

2015年就发生过多起云挖矿平台“暴雷”事件,比特管家、KIZ、算力吧等机构相继发生清算跑路,给投资者造成巨大损失。

这些“惨痛经历”似乎也证实了云挖矿早期阶段伪概念的本质,但目前的云挖矿市场是否仍像之前那样?


企业端算力租赁服务或是未来?

算力智库近日专访了云挖矿行业代表算力坊的CMO陶超南,咨询了云挖矿目前的状态和前景。请他介绍了目前云挖矿行业的整体生态及他们在此领域的积极探索。

陶超南表示,其实现在大部分云挖矿项目的确良莠不齐,蹭热点赚钱的不在少数,这和公司的布局和规划有很大关系。

算力坊作为一家自建矿场出租算力的平台,采用通证的形式按比例兑换算力。

投资者在交易所购买算力坊推出的通证——HPC,通过HPC兑换相应算力,这种模式避免了平台和用户直接现金交易。同时,挖矿所得ETH和HPC都可以在交易所自由交易。用户通过挖到的ETH购买HPC继续兑换算力,也可以随时提现。

 “HPC的价格浮动由市场决定,算力坊并不能去左右它的价格,即使HPC下跌,ETH还在持续产出,相当于有ETH托底。我们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以太坊归零或者政策的改变。”陶超南说。

当然,算力坊也要面临前述相同的质疑:为何要把算力出租出去?

传统矿场其实正在探索转型之路,目前国家对挖矿行业并没有明确的政策监管,其中有想象的空间,也存在风险。

除了在国外布局矿场对冲风险以外,算力坊对将探索企业端的算力租赁市场作为未来转型之路。

陶表示,在企业端市场,目前对算力的应用,除了挖矿,最主要的应用领域是人工智能。算力在人工智能的发展中承担了引擎的重要作用。

算力坊企业端的发展方向类似阿里云,其希望未来能为互联网公司提供企业级的算力租赁。因此前期布局的矿机都是GPU矿机,可以适用于很多领域,而不是专用矿机。

而企业端市场离不开知名度的提升,因此算力坊不再默默挖矿,算力租赁作为宣传的重要的手段,是目前算力坊的主要布局。“要打开企业端的市场,做运营是相当重要的,所以现在算力坊通过算力租赁先布局C端市场,我们现在得让更多人了解我们。”陶说。

可见,靠出租算力非法筹集散户资金这种传统玩法早就过时了。

未来的算力租赁市场,企业应用才是大头,将算力应用到金融科技等新兴产业,将是挖矿产业转型的新方式。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0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