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数字经济时代的跨境电商(一)——回首跨境电商的来时路与监管新政解析

聊聊关于跨境电商的那些事。



最近接触跨境贸易圈子,感觉大有趣味。回想当年另一位多九公与唐敖、林之洋出海经商游历,那个时候哪能遇到关、检、税、汇这么多好玩的事情?

于是借最近的612跨境电商新政之机,聊聊关于跨境电商的那些事。


一、“跨境电商”历史溯源


历史长河涓涓,我先取三个节点来讲。

第一个节点在宋朝。如开篇所提,《镜花缘》小说中唐敖、多九公所处的唐初,跨境贸易未成气候,尚不需要有相应的制度来匹配和约束。而到宋朝,一个叫市舶司的机构出现了,其规定:必须有外贸许可证的商人才能从事海外贸易;出海回港的船舶需要检查是否携带违禁物品;政府征收一定比例的市舶税。可别小看这个市舶税,在南宋初期占了中央财政收入的 10%以上。在这个节点上,对贸易行为的监管、征税、查私都有了,这就是海关的雏形。

第二个节点在建国初期。上世纪六十年代,为照顾侨眷,开始对个人携带进入境的行李和邮递物品征收个人行邮税,因为其“非贸易”属性明显,所以税收政策自然优惠许多。2000年,代购开始兴起;2007年,海淘开始兴起;这种没有监管代码,不走海关EDI系统、还有50元免征额的个人行邮方式(CC)就成了跨境玩家的宠儿,人称“海淘清关”、“代购清关”。

第三个节点在2014年,也就是所谓的中国跨境电商元年。这年2月,海关总署增列监管代码9610(又称BC);8月,又增列监管代码1210(又称BBC)。至此,政府层面首次认可了跨境电商的模式,中国正式进入跨境电商的爆发和快速增长期。而在这这两个代码设立初期,仍是按行邮税计税的。

于是一般贸易商就不乐意了!凭什么跨境电商可以用这么低的个人行邮税?你是企业我也是企业,为什么我的税就要高一些?而且仔细琢磨琢磨,行邮税的存在是不是意味着国家的税收流失?


二、“跨境电商“的繁荣与暗潮

(图片来源于campaign网)


2016年4月起,国家财政等部门出了新规,对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BC)进行了税改(江湖人称“电商税”),不再以个人行邮的方式收税。几个明显的特点包括50元免征额取消,最高档税率商品的综合税负降低,超过一定金额后不再减免关税等等。这也意味着国家明确加强了对海淘、代购的监控,并严厉打击利用电子商务平台以及用邮件、快递渠道实施的走私违法活动和“蚂蚁搬家”的违法行为。

不过这个新规还是引起了一些争议,有人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关税条例》第45条规定,“关税税额在人民币50元以下的一票货物免征关税”,那这次新政的规定,与其上位法《关税条例》明显相悖。

虽然这些异议最终没有影响新规的实施推进,但跨境进口电商卖家开始研究对策了,他们还是愿意拆成小包走个人行邮CC的方式,那可是有免征额而且不需要“三单比对”啊!导致个人物品快件量激增,让海关监管难度越发加大。

如果BC钻CC的空子算“小巫”,那一般贸易钻跨境电商BC的空子就是“大巫”了。你要三单比对,我有刷单、推单应对。所谓刷单,就是某些企业通过向海关申报虚假的订单、支付单、快递单“三单”数据,将本应以一般贸易进口的货物化整为零,伪报成跨境方式走私入境,清关出仓后,再将货物通过国内物流分发给国内货主。有余力的可以好好研究研究广州志都的案子,此公司在3个月内通过刷单方式走私进口货物2万票,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207万元。

而所谓推单,就是很多跨境电商经营者没有与海关联网,必须委托其他平台进行三单托送。考虑到这个实际情况,海关在2018年的公告中也认可了推单的合法性。但是,推单动作的实施者不是真实订单的交易者,谁也不能保证推送的信息是不是有意无意的做了假。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大哥出手了。大哥说:“你要刷单?那你总要找一个主体来刷吧,好,我就收他的税,看他还敢不敢帮你刷!”。话音未落,大哥又说:“你要推单?确实你信息化太弱没联网,我也没法让你亲自报送,那你就找国营的邮政或者政府认可的快件运营人吧。”。

这步棋应对得不错,但黑白对弈的棋局还在继续。接下来的棋应该怎么下?

建议如下:

第一,制度层面继续完善。譬如“三单比对”的校验逻辑、数据有效性界定,以及数据对接规则等具体问题尚在实验中未出定论,此外包括海关法、电商法、财政、税务、外汇等许多细则需要时间来完善。生态中的各方参与者也应当积极为制度的完善建言献策。

第二,科技层面尝试突破。对于“报关后拆包”,“独角兽过于中心化”问题,光靠应对性的制度设立是可能是解决不彻底的,也有可能解决旧问题后又会出现新问题,因此必须统筹考虑整个跨境贸易生态。近年来应运而生的区块链技术,或是根治不可信病症的一剂良方。通过区块链技术,可以为寻求为消费者、商户、跨境贸易企业的公平、便利化提供不同的解决路径:借助区块链数字存证平台,作为消费者、商户、跨境贸易企业三方,乃至包括监管方的跨境电商多方间构建可信生产关系的全新解决方案,发挥上链数据不可篡改、可追溯的特性实现落地。

用科技重塑全链条可信生产关系,再配套相应的制度。当运行逻辑改变后,暗潮或许不攻自灭。这个新运行逻辑的终极形态,就是区块链技术引领下的数字经济时代运行逻辑。

三、对“跨境电商“新监管方式的解读

这次海关推出新的出口监管方式9710和9810,准备从7月1日起在10地海关实施。各家媒体除了援引文件,解读不够深刻,本文尝试解读如下:

第一,B2B独立统计并制定政策。原来在B2B这个层面上的跨境电商出口很多是作为一般贸易处理或市场采购,现在可以区分了;相信不久后,商务、财政、税务、外汇等部门也将跟进出台配套措施。而这些措施必定会针对跨境电商小微出口企业单票价值低、单量大等实际性,为小微出口企业提供了更加便捷的选择,在通关、查验、物流等方面针对性提供便利措施。

第二,为线上广交会、博览会探索出口新模式。旨在促进中国出口,为出口企业开拓新客户的广交会今年在云上如期举行。随着疫情反复,云上广交会、各类吸引海外买家的博览会将有很大可能成为常态。此项举措的落地探索与实验,也是为我国出口企业参与线上博览会及交易会提供全新尝试,以进一步落地为通关便利化服务的相关政策,力保拓展跨境出口企业开拓新市场、寻找新动能注入动力。

第三,先增列B2B出口代码而非B2B进口代码,个人认为是疫情期间,国际市场需求明显萎缩,从而导致中国制造业产能严重过剩,这是鼓励工厂和经销商通过跨境电商的方式开拓新的销售渠道,并为其将过剩产能销往海外提供便利。因此增列B2B出口比增列进口更早了一些。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0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