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数字资产交易通道打开 数字作为交易资产离我们有多远

如同当下的资产,既有现货资产的交易,也有资产未来权益的交易。当资产数字化后,两种模式都可能会快速发展。而2020年,是开局之年。

61日,一条连接中国和欧盟的数字资产交易管道贯通。管道建设由立陶宛国家央行制定标准、IBM提供技术支持、德勤做质量监理,PROBE探针作为施工建设方。526日,PROBE探针将这条管道——探针交易所打造完成,进行了一场“毕业路演”,互链脉搏也受邀聆听了这次路演。

和许多加密货币交易所不同,探针交易所并不交易比特币以太坊,而是只交易证券类的通证,去年1017日,立陶宛央行发布了《证券型通证发行指南》有对证券类型的通证进行详细定义,明确它是一种加密的“数字资产”。

而在5月份,陆续有成都、海南官方提出建设数字资产交易所。在中国,数字资产交易的大门正在徐徐打开。

中欧数字资产通道

526日,立陶宛央行邀请IBM、德勤等对立陶宛央行金融科技监管沙箱LBChain优秀毕业项目进行路演直播。

立陶宛央行的LBChain沙箱计划是该行于20181月正式宣布的,旨在为使用区块链初创企业提供一个监管沙盒,为立陶宛本土及海外公司进行区块链相关研究提供便利。同年3月,立陶宛央行表示,征求软件开发商建议后启动LBChain。其后6月,立陶宛财政部发布了众筹指南,鼓励金融科技和区块链企业到立陶宛进行创新,其技术底层主要由IBM支持。

201910月时,立陶宛央行成为全球第一个发布STO(证券型通证发行)准则的金融监管机构。新准则侧重于证券型通证的分类、评估特定案例并提供与证券型代币问题相关的建议,并阐明适用的法律法规。此外,计划使用STO方法的企业将需遵守欧盟和国家有关筹资活动的法规。

去年11月,探针交易所成为LBChain沙箱测试唯一有团队成员来自中国的项目。PROBE探针是一个国际团队,双总部设在深圳和立陶宛的维尔纽斯,公司主要管理层在深圳。这两个城市也恰是双边国际友好城市。

526日的毕业路演上,立陶宛央行评价了探针交易所的金融科技实践对STO的重大意义,尤其是打通亚洲和欧洲市场方面。

和市场常见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不同,探针交易所是一个合规的跨国跨境数字证券发行与交易平台,持有欧盟合规金融牌照,并且技术上是可被监管机构监管的。

据探针交易所介绍,STO的整个技术和监管过程十分复杂,探针交易所要做的就是精简整个过程并实现自动化,这样每一家公司都可以通过在探针平台一步一步的操作过程,最终实现在探针平台管理发行证券型通证

交易所的交易运行在IBM超级账本的Fabric网络,所有感兴趣的利益相关者都可以加入成为一个节点。这意味着整个通证的发行过程都可被监管而且是公开透明的,用户或投资者只需向系统简单存入法币就可以收到欧元稳定币EURT,然后就可以用EURT买卖探针上的各种证券型通证

最为重要的是,由于使用超级账本架构,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平台,交易所邀请监管机构或政府代表透明地监管整个过程的合规性。

如何打通中国乃至亚洲和欧洲的市场。据了解,探针交易所第一步是支持吸引全球公司到立陶宛STO上市,推动立陶宛成为全球STO上市中心;逐步与更多国家的监管方合作并提供监管接口,推动企业可以自由在探针选择在哪个国家上市。

这里可以想象,要取得中国的监管合规是需要很长时间,并且存在不确定性。因此权宜之计是在立陶宛注册公司,将公司的资产通过PROBE-2020合约化成证券通证。

目前探针交所针对募资金额提出了三个级别,募资低于100万欧元,含100万欧元;募资在100万到800万欧元之间;以及募资超过800万欧元,不含800万欧元。每个级别要求的材料和程序都有所不同,但都可以在其官网和产品中一站完成。

中国数字资产交易

除了这条中欧通道,国内的数字资产交易大门正在开启。

49,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把建立数据要素市场体系放在十分重要的位置。

59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在一个座谈会表示:“我国发展数字经济,必须大力培育和促进数据要素的商品化、市场化,抢占战略制高点。”肖钢表示,首先要加快推进资产数字化,其次要加快推进数字市场化。

“数据是数字经济的‘石油’,数字资产是数字经济的基石,是人与物、物与物交互的重要形态,所有资产都能够数字化,都能够成为数字资产。”肖钢分析称,从金融角度看,资产数字化以后就可以具有分割性、标准性、流动性,资产更容易流动起来。更为重要的是,为投资融资以及资金价值流通与交换开辟了全新的领域。从微观层面看,要解决企业“不敢转、不会转”的问题,加大数据治理与融合应用的力度,调整业务流程,变革组织架构;从宏观层面看,政府部门(委)要加快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数据要素市场,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

紧接着,514日,成都市市长罗强在成都市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表示:“成都将提速建设西部金融中心,深入实施“交子之星”经济证券化倍增行动计划。

然后就是515日,互链脉搏独家报道海南省工信厅14号发布了《海南省加快区块链产业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详见(https://www.hulianmaibo.com/posts/info/47857)。通知明确支持龙头企业探索数字资产交易。

然而,无论是成都还是海南,都通过不同的方式将数字资产和加密货币虚拟货币进行了隔绝。

比如成都数字资产交易所提案人段江表示,提案的数字资产交易中心并不是数字货币交易所,而是指有价值的数据资产交易中心。数字照片、视频、音乐、数字设计等各类有价值的数据,都是数字资产。

事实上,这和肖钢提出的数字资产本质是一样的。

由此可见,国内的数字资产交易所交易的数字资产更多是现货类型的数字资产,是将已经存在的资产,比如实物类的房产、商品数字化。事实上,在没有区块链的时代,这样的资产已经产生和交易,例如在音乐APP上购买一首歌。从目前各个地方的文件来看,也并没有将这类资产发行融资的意思,而仅仅是提供个交易场所,加快数字资产的流通,实现资源更优化配置。

STO交易的是证券类型的数字资产。因为涉及到融资,会面向投资者发行一部分资产,该资产的价值不是现值,而是未来资产权益的折现价值,且底层技术必须使用区块链技术进行资产的流转。

两类数字资产的比较

(制表:互链脉搏)

如同当下的资产,既有现货资产的交易,也有资产未来权益的交易。当资产数字化后,两种模式都可能会快速发展。

2020年,是开局之年。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0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