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股市震荡波:新兴市场损失严重,中国金融防风险初见成效

不断见证历史的4月已经过去,但疫情冲击之下,世界金融出现的动荡尚未平息。美国股市在短短十个交易日内,出现了四次熔断,又出现了三次反弹,共计下跌了约30%。更严峻...

作者:华夏时报  

  不断见证历史的4月已经过去,但疫情冲击之下,世界金融出现的动荡尚未平息。

  美国股市在短短十个交易日内,出现了四次熔断,又出现了三次反弹,共计下跌了约30%。更严峻的是,美国股市大幅波动还引起了全球市场的大动荡。

  同一时间,新兴市场汇率波动加大,今年一季度,新兴市场实际流出800多亿美金。在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曹远征看来,未来新兴市场偿债压力会更大。

  不过,在我国稳健的货币政策之下,我国的金融市场仍相对保持稳定。

  近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常务副书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王晋斌表示,美国金融市场大动荡基本已经过去。

  “没有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只有全球性的经济疲软。未来可能有动荡,但全球性金融危机应该是没有了。”王晋斌说。

  但在曹远征看来,这次资产价格涨落虽然告一段落,但会不会出现金融内部以去杠杆为代表的金融危机,还需要密切观察。

  “我们看到美联储如此宽松的办法来拯救经济还隐含了更大的风险,对国际货币体系造成了很大的冲击,这个问题有待于下一步更紧密的观察,甚至令人更为担心。”曹远征说。

  美国震荡波

  美国金融市场大动荡,引发了国际市场的震荡。

  梳理此次美国股市震荡不难发现,在3月3日美联储紧急降息之前,美国几大股市从2019年的高点下跌了10%左右。

  3月3日,美国市场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恐慌指数(VIX)不停上升,国债价格上涨,黄金略涨,整个市场投资者的情绪在酝酿。美联储紧急降息了0.5个百分点之后,市场从避险情绪一下转到追逐市场无风险。

  从3月3日-3月9日,美国市场上清晰地走出了一条线路:黄金、国债、股票、原油四大类资产中,黄金、国债价格上涨,但股市、风险资产在跌,这是典型的追逐无风险资产阶段。

  “对这次紧急降息,市场有不同的解读,因为在美联储历史上紧急降息的次数并不太多,只是在遇到一些大的动荡、大危机的时候,比如2008年、2001年纳斯达克泡沫破裂,才有紧急降息的举动,正常情况下,由于类似降息的会议要等到3月17日。”王晋斌表示。

  也是这个时候,美国股市开始了第一个熔断,市场进入流动性恐慌阶段。

  在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看来,过去十多年来,长期的宽流动性和低利率积累的金融脆弱性承受了一定的压力。疫情暴发前,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正常空间已经非常小,因此,两次紧急降息降到了零,加剧了市场恐慌,触发了3月9号和12号的两次熔断。

  值得注意的是,在恐慌阶段的3月11-18日,美国股票不断下探,但美元指数涨了5%。在王晋斌看来,这是典型的是流动性恐慌导致的问题。

  恐慌也蔓延到了新兴市场。同一时间,新兴市场汇率波动极大,相较于美元的强势,劣势尽显,资本大量外流。数据显示,新兴指数在今年一季度实际流出800多亿美金。这对外围市场压力非常大。

  在曹远征看来,过去十年中,新兴经济体以美元计价的债务在不断上升,因为当时美元比较便宜,在海外融资增加速度较快。同时,新兴经济体还有一个传统的问题,部分国家的国际收支始终有逆差出现,比如,在财政会有逆差,在国际收支资本项下有逆差。双逆差很容易造成资本流动,不仅出现本币对外币的大幅贬值这种亚洲金融危机性的危机,还会出现类似拉丁美洲难以偿还债务危机。新冠疫情下,这种风险在加大,很多新兴经济体汇率大幅下跌,美元指数大幅升高,未来这种偿债压力会更大。

  3月23日,美联储出台了无上线宽松7000亿美元购债计划,同时对小企业出台了3000亿美金的信贷计划,因此,23、24日,美国股市出现明显上扬。这也防止了美国股市进入流动性恐慌,暴发流动性危机的后果。

  4月14日,美国经济中另外一个财富基本盘——房地产出了新政。美联储暂缓美国房地产的评估,把市场存在流动性风险传递到房地产的途径给割断了。

  从4月15日开始,美国金融市场基本步入了投资者分歧阶段。从整个过程来看,这个大动荡时间最短,按照每天最大跌幅计算,跌幅为30%。和以往不同,此次大动荡不是因为市场本身的问题,因此,美联储的政策坚定做多,市场应对力度很大。

  “这次不像2008年次贷危机暴发在美国内部,美元会走软,而是一个非常强的美元选择性的互换,外围市场的债务问题。我个人认为,外围市场的动荡远没有停止。全球的金融危机基本过去了,但外国市场的动荡还会不断出现,其中很重要的问题是资产价格的稳定性。”王晋斌表示。

  进一步防风险

  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看来,全球金融动荡的关键原因是在于,疫情冲击加上金融体系本身积累的风险。

  “事实上,疫情把所有的矛盾都反映出来了。疫情之后的世界、中国和金融市场以及大国在全球的位置均有所改变。”它真的可能是一个去全球化,去中国化、去美国化、去全球产业链、去金融市场过去的地位的情况。张燕生说。

  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经济与金融研究院副院长王涵也认为,这一轮整个救助过程中,以往累积的金融问题不仅没有得到解决,反而把问题推向了更极端的方式,各个央行大规模释放的流动性,在当前经济总量似乎没有太明显增量的情况下,其实会进一步摊薄资本回报率,金融机构被逼将走上进一步杠杆化,使得市场风险进一步上升。

  “从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即便汇率浮动以后,如果本国的经济金融存在脆弱性,实际上也不能享受汇率浮动带来的好处。”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表示。

  不过,对中国来讲,去年人民币汇率“破七”汇率更加市场化,一定程度上克服了“浮动恐惧”。

  “中国这次在疫情冲击下表现相对较好,我们的财政货币政策相对比较稳健比较克制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过去几年强监管和去杠杆以后,一些金融风险在高位缓释,所以这次疫情带来的冲击只是增强了承受力。”管涛说。

  同时,管涛表示,要控制好货币错配和汇率敞口。人民币国际化,用人民币作为计价结算货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我们解决货币错配的问题。不过,对境外投资者来讲,资产仍存在错配,它拿的是人民币资产,但这是用美元和其他外币转换过来的,如果不看好中国经济,也会存在着集中抛售资产的问题,不仅会对汇率带来影响,可能也会对相关的资产市场带来影响。

  “中长期来说,各个经济体都面临着财政最后如何能够维持的问题,未来我们要对全球货币体系潜在出现重大的变更要做好准备。对中国来讲,核心的一点是汇率政策要更加灵活。同时,要避免国内资产的泡沫化的问题。”王涵表示。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0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