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楠财报解读:2019年Q4净营收同比增长66.8%,研发费用1.69亿元

截止发稿前,嘉楠股价暂报 3.26 美元,相较于 IPO 发行价下跌 63.77%。

作者 | 秦晓峰

嘉楠财报解读:2019年Q4净营收同比增长66.8%,研发费用1.69亿元

北京时间今天晚上 8 点,全球第二大矿机厂商嘉楠科技(NASDAQ:CAN)发布上市以来第一份未经审计的财报。

公告显示,嘉楠 2019 年全年净收入 2.043 亿美元,年净亏损 1.486 亿美元;其中 2019 年前 9 个月的净亏损为 3120 万美元,后三个月净亏损 1.147 亿美元。

2019 年 10 月 28 日,嘉楠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首次公开募股说明书, IPO 发行价 9 美元;11 月 21 日,嘉楠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开盘价 12.6 美元。

嘉楠财报解读:2019年Q4净营收同比增长66.8%,研发费用1.69亿元

(嘉楠股价走势)

自上市以来,嘉楠股价整体下跌;今年 2 月 12 日,曾一度大涨 82%,回到发行价附近,但很快延续下跌趋势。截止发稿前,嘉楠股价暂报 3.26 美元,相较于 IPO 发行价下跌 63.77%。

一、财报数据解读

财报中最令人关注的,莫过于收入以及盈利能力。

嘉楠 2019 全年净收入总额为 14.226 亿元人民币(合 2.043 亿美元),而 2018 年全年净收入总额为 27.053 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 47%。

2019 全年总亏损 5.16 亿元人民币(合 7410 万美元),这一数字与 2018 年总利润相当(5.082亿元);2019 年全年净亏损 10.345 亿元人民币(合 1.486 亿美元),非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调整后净亏损 7.643 亿元人民币(合 1.098 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仅 2019 年第四季度嘉楠净亏损就高达 7.982 亿元人民币(合 1.147 亿美元),同比增长 2800%。其中,第四季度仅运营亏损就高达 8.012 亿元人民币(约合 1.151 亿美元)。

此外,2019 年第四季度嘉楠总收入为 4.632 亿元人民币(合 6650 万美元),同比上涨 66.8%。增长的根本原因是,嘉楠售出的总算力不断增长。2019 年第四季度,嘉楠售出总算力为 290 万 T,同比增长 86.6%。2019 年全年出售总算力为 1050 万 T,环比增长 47.1%(2018 年全年出售 720 万 T 算力)。

另外,2019 年第四季度的收入成本为 11.367 亿元人民币(合 1.633 亿美元),而 2018 年第四季度为 2.661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327%。收入成本上涨的原因是预付款以及存货跌价 7.29 亿元人民币(合 1.047 亿美元)。这一时期,比特币价格下跌,导致矿机需求减少、价格下跌,不过嘉楠出售总算力却在不断增长(抵消了一部分存货跌价)。

整个 2019 年的运营成本为 5.385 亿元,环比增长 43.5%。其中,2019 年的研发费用为 1.69 亿元,环比下降 10.9%,主要是由于研发项目的收缩;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为 2190 万元,环比下降 43.4%;行政管理费用为 3.476 亿元。

在公告中,嘉楠解释相关成本大幅上升的原因是 2019 年进行了包括 2.474 亿元的股权激励。

由于疫情影响,对于 2020 年第一季度的营收,嘉楠保守估计总收入不低于 6000 万元。“公司在 2020 年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 COVID-19 的爆发。在目前的发展阶段,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员工的健康和安全。由于 COVID-19 疫情对一般商业活动、经济、金融市场以及加密货币市场活动产生了不利影响,我们降低了对 2020 年商业活动的预期。”

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嘉楠持有的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总计 5.166 亿元人民币(合 7420 万美元),环比上涨 99.5%。

二、遭遇做空机构狙击

对于今年的中概股而言,以浑水为代表的做空机构无疑是噩梦。2 月,瑞幸咖啡就遭遇浑水狙击,同一时期的嘉楠也未能幸免。

2 月 20 日,做空机构 Marcus Aurelius Value 发布了一份嘉楠科技的做空报告。报告称嘉楠存在未公开的关联方交易、涉及许多客户和分销商的违规行为。

上市前一个月,嘉楠与雄岸科技(HK: 1647)宣布达成“战略伙伴关系”。雄岸科技称,预计在 2020 年向嘉楠科技购买高达 1.5 亿美元的设备。

Marcus Aurelius Value 认为这笔交易很荒谬,因为雄岸科技的市值仅为 5000 万美元,库存现金 1600 万美元,远没有足够的资金购买这么多设备。

“与关联方、虚假实体进行交易是一些中概股公司惯用的手段,以此虚增收入、伪造财务数据。” Marcus Aurelius Value 表示,“我们怀疑与雄岸科技的虚假关联交易,很大程度上是用来向投资者炒作公司财务前景的手段。”

Marcus Aurelius Value 还认为嘉楠的关联方杭州微推,只是为了和嘉楠科技开展关联交易的壳公司。

此外,在纳斯达克上市前不久,嘉楠突然删除了网站上 11 家分销商中的 8 家,并未说明任何原因。Marcus Aurelius Value 调查发现 7 家被删除的分销商后发现,这些分销商规模都很小,大多已经倒闭,无法再从嘉楠科技购买产品,即便目前现存的分销商规模也很小。

最后,报告认为,与比特大陆以及神马矿机相比,嘉楠科技旗下产品缺乏竞争力,所有的型号的矿机都无法盈利。

“因此,我们认为不该投资嘉楠科技的股票。“与浑水等做空报告一样,Marcus Aurelius Value 同样将嘉楠的负面信息放大,以期打压股价获取做空收益。

一定程度上,做空者成功了。报告发出当日,嘉楠股价盘中最大跌幅超过 10%,最终收跌 7.5%。

三、嘉楠科技遭遇集体诉讼

不只是机构做空,今年的嘉楠还深陷集体诉讼的泥潭漩涡。

就在做空报告发布的第二天(2 月 21 日),美国律师事务所 Schall Law 宣布,它正在代表嘉楠科技的投资者进行调查索赔。

3 月 5 日,嘉楠再次遭遇集体诉讼,Rosen 律师事务所代表参与嘉楠科技 IPO 的投资者对其提起了诉讼。

该律师事务所声称,由于嘉楠科技在 IPO 过程中未能披露许多问题,导致投资者因其虚假和误导性陈述而蒙受了损失,嘉楠被指控违反了 1933 年的《证券法》。

起诉书的内容,与 Marcus Aurelius Value 的做空报告内容相近,不做赘述。不过,值得一提的是,Rosen 律师事务所还起诉了嘉楠耘智 IPO 承销商,包括 Galaxy Digital、中国华兴资本、华泰金融控股、招银国际金融等。

Robbins Geller Rudman&Dowd LLP  律师事务所也在积极寻找原告进行集体诉讼。根据 1995 年的《私人证券诉讼改革法案》,任何根据 IPO 购买嘉楠股票的投资者都可以成为这次集体诉讼的首席原告。集体诉讼将由首席原告代表与其有类似遭遇的其他集体成员进行诉讼,小股东或消费者无法承受诉讼费用,但亦可通过参与集体诉讼从大公司得到赔偿。

根据 Robbins 律师事务所最新消息,首席原告的最后期限为 2020 年 5 月 4 日。也就是说,在此之前,嘉楠的股票投资者们必须决定谁将代表他们的利益进行集体诉讼。

作为区块链第一股(甚至是“曲线”入金比特币通道)的嘉楠能否自证清白、重新崛起,将让全行业拭目以待。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0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