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链访谈 | 蔡维德:互联网已成“欺诈中心” 因此需要更安全的互链网

本期互链学院,特邀请国家特聘专家、北航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蔡维德老师来分享“互链网”工程成果。

如果说《比特币白皮书》提出了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点燃了区块链,《以太坊白皮书》提出了区块链操作系统,给区块链打开了一扇窗户;那么《互链网白皮书》则是要独立于互联网,新建一套是应用区块链发展的操作系统,直接为区块链应用开辟一扇门。

3月末时,由北航“千人计划”特聘教授蔡维德主笔的《互链网白皮书》(点击,阅读白皮书)正式对外发布,互链脉搏作为少数首发媒体,授权发布。

本期互链学院,便特邀请国家特聘专家、北航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主任蔡维德老师来分享他的这一工程成果。

 

 

互链脉搏:当前区块链系统都是运行在互联网上的,也在推进和发展,这当中遇到什么过不去的坎,需要从硬件到底层的通讯协议重新构建一个新的网络系统?

蔡维德:当前的互联网主要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是安全问题:目前只要任何人有你的网络地址,就可以与你通讯。传统的系统包括数据库、操作系统都没有将安全列为第一位,以至于互联网会被有心人利用,成为所谓的“欺诈天堂”。我们有收集一些国内的数据,在一些互联网业务中,欺诈行为占到60%—90%,这是极为惊人的。这显示出,互联网上许多事情都是假的,若开展商业活动则会遇到较多问题,会使社会发展成本变高。

其次是安全系统难开发的问题:在互联网面临安全问题时,我们有了区块链系统,区块链可以保障安全。但区块链是基于互联网建设的,尽管上层区块链系统安全,底层的互联网却不安全,因而还要单独建一个安全系统,并进行加密、共识机制等建设。这就会使整个网络架构是头重脚轻、极不稳定的,就如一个下轻上重的大厦。

与此同时,区块链发展会逐渐形成“链满天下”的格局,而一旦链变多,其工作将更为沉重,最后会将基础设施压垮。且每个系统都重新建立安全机制,是极不明智的设计。

最后是监管问题:这也是许多政府和国家关心的问题。P2P网络协议是很早以前由美国人开发的,开发者认为有这个机制,任何政府都无法监管。比特币、以太坊及许多公链用的就是P2P网络。只要世界上有几台服务器愿意开放,这个系统就可以在网络上进行交易,如此便形成了监管难题。

同时也导致了两个市场的形成,一个合规市场,一个灰色市场(地下市场)。美国曾在2019年11月提出,灰色市场占到合规市场的五分之一,合规市场虽大,地下市场也较为庞大,需要进行监管。那要如何进行监管?像公链使用P2P网络的话,无法将其系统关闭,就只能间接监管,如控制银行账户、在交易所方面做监管。

对于此,英国央行在2015年时启动了数字英镑计划,其说穿了,就是要将监管权拿回来。所以仔细观察英国数字英镑计划,可见其是为监管而设计。

 

上述几方面反映出,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已变成“欺诈中心”,而设立一个安全机制十分困难,同时目前存在灰色市场、合规市场两种市场。对此,我们提出了“互链网”这一价值网络。

互链网的中心思想是安全第一、监管优先。且这模式已是近来许多人的共识,如美国科技界的预言家George Gilder,在2018年时就提出,互联网该换了,当前需要一个安全的互联网。而他也是从区块链角度出发考虑这一变化,虽没有运用“互链网”这一名词,但其想法、概念与“互链网”是相通的。

同时,相对于互联网,互链网存在几方面优势。

安全:互链网以安全为优先。在主体未同意时,他人不能随便与之通讯;搜索引擎未经主体同意,不能将个人信息公开;且基于实名制、数据追踪,网上欺诈行为将难以展开,系统和网络会变成安全的机制。

安全系统更易建立:基于上述安全机制,在其上重建安全系统会更容易。一旦底层稳固了,上面的安全系统也就简化了,开发将更快且无需重复开发。

助力监管:互链网的基本思想就是将操作系统、服务器、网络都换掉,并能在操作系统上控制应用,任何逃避监管的系统都可被删除。基于其思想架构,便可对当前的网络进行直接监管。

同时,重新构建“互链网”网络系统,还是出于科技发展的要求和机遇方面的考虑。发展互链网,将是人类历史上难得的科技发展机会。

GDPR倒逼科技改革:欧盟此前推出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提出了隐私保护要求,谷歌就因违反保护隐私法,几次被开出大金额的罚单。欧盟处罚谷歌不是以行政处罚的方式,而是以立法处罚,这表示保护隐私的责任会越来越大。

由此我们面临两种选择,一是放弃欧洲市场;另一个态度便是重新开始建设系统,来保护隐私。建设互链网,采取的就是第二种态度,改变系统来符合现今的法律。而事实上,GDPR的推出,对于互联网变革发展而言也是一个大的契机。

网络速度发展也是变革的契机:此外,当前很多系统在速度方面已不是问题。有人认为网络速度仍是问题,这是因为我们仍坚持用46年前的协议。在互联网领域“技术3年旧”,何况是46年的技术。当我们继续使用46年前的技术时,安全、隐私、性能都将面临较大问题,而若要改变,整个系统架构都要改,这也是促成互链网发展的契机。

新需求导出新设计:根据上述的新需求,我们面临着全新的市场、全新的立法,以后会有不同的系统设计。操作系统、数据库设计均将与此前不同。

中国科技发展重要机遇:此外,中国方面,“1024讲话”提出将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的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对此,我们便需思考是按照此前的协议发展,还是重新打造全新的系统。

 

互链脉搏:互链网和目前的互联网有什么不同?请具体描绘一下用户行为、经济发展、社会治理在互链网中会有哪些便利?

蔡维德:从用户行为和体验来看,发展互链网可使用户更加放心。如互联网世界的著名说法“你永远不知道网络的对面是一个人还是一条狗”,但如果是互链网中,这种事情将不会发生,每个用户进入网络都有数字签名,是实名制的形式,用户可更加放心。

从经济发展角度看,互链网会促进经济大爆发。美国麻省理工学院2012年时曾提到一个经济理论——“里德定律”,是说当前社会中欺诈行为过多,如果这种欺诈行为消失,经济会出现大爆发。例如,想要成立一个公司,主体间不需要认识,有主体的签名,可在网上查询相关历史,并可明确信息的真实性。这种情况下,经济活动就会大爆发,金融市场会改变。

这一理论同样适用于区块链,如果将区块链系统用在合规金融市场上,现在几乎全部的金融系统都可以被区块链取代。彼时,人类将会进入全新的时代,将会有经济大爆发。

从社会治理角度看,互链网可促成全新监管形式的发展。当前社会欺诈行为、监管行为均存在问题。而互链网可在操作系统上控制应用,可将逃避监管的事情连根拔起,这会促成监管的全新局势。

此外,区块链是有主权概念的,这是贵阳市政府在2015年左右提出的。与传统技术没有主权不同,互链网有主权概念,这就将其等同于国家的基础设施,使之变成国家货币、银行、土地等一样重要的基本要素。互链网可以在法院、检察院中使用,这样任何欺诈行为都会被发现,会进一步促成经济、社会治理的发展。

 

互链脉搏:互联网发展初期,有军方的强力推动,产生商业价值后商业行为推动;比特币、以太坊初始有着激励机制的推动,那么互链网该如何去推动,其原动力在哪里?

蔡维德:我认为互链网发展主要有三大原动力。

一个是科技动力:

新网络促进科技创新:建设互链网,也就是下一代互联网,实质上是发展基础设施,同高速公路、高铁、飞机场等一样。而这一基础设施需要科技的带领,包括新应用、沙盒、数据库、操作系统、网络、芯片。

举一例子,操作数据库(ODBS),这一系统是由我提出的。之所以提出这一系统,是因从有计算机以来,数据库和操作系统便是两个不同领域。可是在研究互链网时我发现,如果将数据库放到应用上,就可逃避监管,可如果放在操作系统中,意义就完全不同。账户系统在操作系统中,用硬件保护,便出现了一个全新的系统概念——“操作数据库”(ODBS)系统。

基于ODBS,整个系统可以进行监管,ODBS拒绝比特币在上面执行,可从根本打破比特币、以太坊逃避监管的机制。而ODBS的使用,也打破了60年来计算机传统的理念,同时系统架构的改变,切实促成了科技创新。

产业结构会变:当前的网络协议是46年前设计的,基本没有重大改变,目前的网络协议过旧。而当我们有了互链网后,产业结构就与传统的互联网结构不同了,就会有产业重组。安全、监管机制、主权、支付、交易、法院、经济等都会有大的改革。

例如,英国央行在2020年3月12日,提出3个智能合约新架构,其中有两个是旧的,但有一个是新架构。英国央行作为监管单位,提出一个新的计算机架构、一种科技创新,这是少见的。这代表以后区块链、智能合约、操作系统、数据库等我们对其固有的看法,以后都可能改变,这是一个科技创新的时代。

二是经济动力:这一方面动力,主要是我观察当前各国几方面的动作得出的。

2015年1月《华尔街日报》提出,区块链是500年来第一次记账法的改革。在520多年前复式记账法出现,产生了股票市场、会计、审计、期货、债权市场,成为西方经济的重要的基础。当前从发展区块链到互链网,代表整个经济体系和金融交易的方式也会改变。

此外,在2019年9月时,我在伦敦参加Sibos会议,并花了很长时间在Fnality公司进行讨论,他们给我一个信息,就是现在整个合规市场系统均可被区块链所取代。

2019年8月23日,英国央行在美联储的演讲震动了美国,美国认为区块链、数字货币的发展将影响到国家安全。其后美国在2019年11月正式提出,合规市场的监管以及地下经济的监管,也开始准备立法,在该领域加速前进。

法国央行在2020年3月30日(欧洲时间)宣布,准备开始10项数字法币实验计划,这代表整个经济市场和体系都会有巨大的改革。

三是国家层面的动力:“1024讲话”提出,区块链是中国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但当前较多公司的区块链并不是自主创新的链;虽然有些公司有自己设计的链,但其思想、架构、算法方面不一定是完全创新。而在互链网白皮书中,我有提到几方面创新,新的协议、新系统、新架构、新运行模型、新监管方式,互链网的发展,会使产业生态也不一样。

事实上,我们国家说要有自己的互联网协议已有多年,但至今还未实现,我们目前的发展进步都是微小的进步。区块链的出现,下一代的互链网给了我们千载难逢的机会。

因此我们需要抓住时机,同时,当前发展互链网,还有几方面优势。

一是天时:2019年下半年世界经历了3次“头脑风暴”,分别是6月18日脸书发布白皮书;8月23日英国央行行长在美联储演讲;10月24日中国的区块链学习和区块链讲话。这三个事件是助推发展的“天时”;欧洲GDPR的推出,则是倒逼互联网和系统改变架构的“天时”。

二是地利:我们国家需要自己的互联已经是共识,但是发展速度还可以进步,但是互联网欺诈事件一直出现,中国已经在等待一个新网络出现,所以对于中国而言互链网是一个机遇。

三是人和:“1024讲话”中国政府对于区块链支持,这表示以后不需要再讨论要不要发展区块链,而且讨论如何发展区块链技术和产业。

除此之外,我想再讲一个例子,美国一家汽车公司,曾做一款有较大创新的车子,销路很好。其公司总裁便认为以后汽车就应永远如此,不需要改变。但其后这款车子T模型后来还是下市。这给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启示,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互联网再好,必定会成为历史。我们是继续走原来的路,还是开创一个新的机会?这是当前要决定的问题。

 

互链脉搏:互链网建立起来后,和当下的互联网是怎样的关系?

蔡维德:互链网和互联网的关系是互通兼容的,且互链网会一步一步的发展。

互联网有超过50年的发展历史(1960年开始),互链网应该也会有30年的发展。虽无法完全预测其发展,但这确是一个机遇。以后卖服务器也会是安全的服务器,不安全的服务器和网络都会慢慢被取代;欧洲GDPR和对数字货币的监管,会对网络和系统设计提出新需求,从而倒逼网络和系统设计改变。

 

互链脉搏:互链网建立起来后,现在的区块链系统是不是都要在新的系统中重新构建,如何避免浪费?

蔡维德:事实上,互链网建立后,以后的区块链系统建立只要几分钟。因为许多区块链服务已被互链网提供,所以区块链的系统会大大简化。而且其不会是单链系统,会是一个复杂的链网架构。当我们有这样的互链网基础设施,许多的区块链系统都可以在上面运行,许多工作不需要重复做,多领域实现安全,促成巨大经济力量的产生。

而在过去2017、2019年时,国外有许多区块链系统都被提出来,上千、上万种链,但目前存活的只有少数。这是因为区块链并不容易做。而其难做的原因,一部分是现在底层基础设施不够安全,大部分安全机制都需要在区块链系统里运行。在“链满天下”时,许多链都在做同样事情,这种设计是有问题的。互链网便是旨在解决这样无序发展的状况。

 

互链脉搏: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提出互链网白皮书?

蔡维德:互链网概念在2017年就已提出,当时用的名词叫“区块链互链网”。其后,我们在2019年时发表了十多篇文章,讨论互链网的架构。

而在验证方面,我们的区块链开发数年,目前已非常稳定的运行了10个月。

同时,2019年我们完成了一个高速网络协议MEF,这个协议结果与我们当初的设想一致。高速网络协议性能比现在使用的协议好很多,而且与现在的协议融合,但特性不同。

 

此外,我们在2020年初开始从事操作系统实验,发现许多基于区块链操作是可以放在操作系统里面。我们做出了第一版原型,并知道原来的概念是可行的。目前正在进行下一个版本更新迭代。

而同一时间,国外有人(如George Gilder)也发表了类似的观点,我们要抢占先机。

基于上述研究、验证等过程,我们于此时推出了互链网白皮书。

 

互链脉搏:互链网需要多少研究人员?

蔡维德:目前无法具体估算。这个计划包含了网络、操作系统、数据库、软件工程、应用、沙盒、金融科技、监管科技、法律科技等,且与金融交易、银行、法币有关,整个体系改造需要许多研究机构,院校,企业等参与,共同研究、共同参与实验。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0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