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安通:区块链业务空转两年的区块链概念股

ST安通2018年5月设区块链子公司,被市场视为区块链概念股,经历了多次区块链概念的炒作。但互链脉搏调查发现,ST安通的区块链子公司空转两年,并没有实际开展业务。

ST安通“命悬一线”。

今年1月、2月,区块链概念股ST安通接连发布两份退市风险警示公告。经该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公司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亏损29.89亿元至44.77亿元,归属于股东的净资产可能为负数。公司股票将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ST安通主营业务为集装箱多式联运物流,2018年5月设区块链子公司,被市场视为区块链概念股,经历了多次区块链概念的炒作。但互链脉搏调查发现,ST安通的区块链子公司空转两年,并没有实际开展业务。


从航运新贵 到身陷囹圄

安通控股的前身,是郭东泽、郭东圣两兄弟此前在福建泉州创立的安盛航运和安通物流。2016年11月时,安通控股借壳黑化股份上市,其后短期内公司内获得了较好的发展。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比上年同期增加了78%,一度成为航运业的“新贵”。

且在区块链浪潮来袭的2018年,公司不断拓展其业务范围,出资3000万元在海南海口设立了安云区块链子公司。该子公司的主营方向便是区块链领域内的技术开发、应用、 服务、咨询,信息系统集成服务、信息技术咨询服务。

这一举措是安通控股瞄准“区块链+航运”发展前景而进行布局,但实际上广撒网、发展多领域业务的运营方式,也为其之后的危机埋下了伏笔。

2019年5月消息,原董事长郭东泽违规占用资金近29亿元及违规对外担保近21亿元。由于未支付东南造船的5000多万船款被银行冻结银行账户,安通控股借壳上市不到3年就面临资金危机。

其后6月17日晚间,安通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郭东泽未在承诺期限内,解决违规担保问题。公司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安通控股带帽“ST”。

待到2020年1月末、2月末,ST安通接连发布了两次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公告,已然处在退市边缘。

从2002年的安盛航运,到2016年的安通控股,ST安通发展十余年取得的成果,在上市3年多时间里,不断面临冲击。


“无疾而终”的区块链尝试

ST安通于2018年5月布下“区块链”一子,或是看好了区块链技术在航运、物流领域能发挥的动能。因航运、物流领域领域参与角色多、商业价值高、信息传递链条长,区块链的特性可刚好辅助产业发展。

安云区块链3000万元的注册资金,在全国同行企业已算较高。且安通控股将该子公司设在海南海口,也正应了彼时安通控股较重视海南地区的发展布局。2018年4月时,公司董秘曾在上证易上回复投资者称,公司与海口港的合作已有9年时间,在海口政府与海口港的支持下,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未来我司将继续在海南加大投入、持续发展。

只是这一尝试还是无疾而终。

互链脉搏关注到,ST安通除在2018年半年报、2018年年报、2019年半年报中提及成立区块链子公司外,再未于公开信息中披露区块链相关动态。

3月18日,互链脉搏以投资者身份,尝试拨打安云区块链的电话,但无人接听。随后拨打ST安通公开的董秘电话,获得回复是,公司最初设立区块链子公司是想结合自身的IT团队,将区块链技术运用到实时监控的物流系统中。但业务未能展开,该区块链公司目前没有区块链业务推进,办公地也无办公团队。

也就是区块链这一探索方向已被搁置,未能使ST安通有所获益。

但同样是ST安通入场区块链的2018年,国内已有龙头企业开展区块链物流领域的探索。顺丰科技便是运用区块链等技术构建物流智慧大脑,2018年10月推出了“丰溯”平台,基于区块链技术,多方共建农产品数据联盟链,包括监控物流环节。

而在航运领域,央企中远海运也于2018年4月时,宣布与京东、佳农运送搭载区块链技术的厄瓜多尔香蕉,促成区块链技术在国际海上集装箱运输业内的首次商业落地应用。

此外,中远海运还与同济大学共同研发和实施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航运供应链存证平台项目”,进一步优化和提升航运物流服务水平。

相较之下,ST安通身为区块链概念股,却未能推进区块链业务。事实上,这样的区块链概念股还有不少。

法国航运咨询网站Alphaliner的排名显示,安通控股仍是世界第16大集装箱运输运营商。其路如何?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0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