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三大矿机扎堆上市,却难逃业绩变脸

近一个多月,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三大矿机厂商不约而同向开始了上市征程。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都已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这或许是最后的机会窗,因为上半年币价的低迷正让他们陷入业绩变脸的泥沼。


矿机世界,凛冬将至。

近一个多月,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三大矿机厂商不约而同向开始了上市征程。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都已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这或许是最后的机会窗,因为上半年币价的低迷正让他们陷入业绩变脸的泥沼。


业绩增长遭遇“天花板” 上市恐难逃“业绩变脸”

近两年来,在比特币行情大涨带动下,矿机市场需求几乎呈指数级增长,甚至因产能不足,市场一度供不应求,矿机价格随之水涨船高,最高涨幅达到200%。暴利催生之下,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迅速崛起,成为了矿机制造领域的三大巨头。

   据比特大陆联合CEO詹克团对外透露,2017年比特大陆的营收约为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8亿元),从营收上看,已经超越展讯成为仅次于华为海思的大陆第二大IC设计公司。

   嘉楠耘智招股书显示,其2015年、2016年、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770万元、3.16亿元和13.08亿元,2017年的营收是2015年的27倍多。其净利润2015年仅为151万元,但到2017年已暴涨至3.61亿元,三年暴涨了238倍。

图1.png

图2.png

来源:嘉楠耘智、互链脉搏研究院

而亿邦国际的业绩同样突飞猛涨。其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亿邦国际分别实现营收9214万元、1.2亿元和9.78亿元,其净利润也从2015年的2423万元,暴涨至3.78亿元。

图3.png

但在2018年,三大矿机生产巨头的业绩增长或已遭遇“天花板”。

近期,矿机上游芯片供应商台积电和三星电子或已接到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削减订单的消息。根据6月下旬华尔街券商Rosenblatt分析师报告,在加密货币市场价格承压情况下,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将把对台积电和三星电子的订单砍掉50%。

互链脉搏了解到,当前全球矿机芯片90%以上的订单都来自于台积电和三星电子,而矿机芯片厂订单的大幅消减直接反映了下游矿机生产商下一个周期的出货量。矿机上游芯片供应商订单减半情况推算,三大矿机生产商2018年二、三季度的业绩将很有可能会面临腰斩。

尤其是,当前三大矿机生产商的主营业务构成都非常单一,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的矿机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高达95%、99.1%和94.6%。在矿机业务增长陷入困顿的情况下,三大矿机生产商又缺乏第二条引擎拉动业绩高速增长,这意味着三大矿机生产商一旦在今年上市,业绩必将快速变脸。

目前,已有市场研究机构预测,不出意外的话,三大矿机厂商二季度的财报将大大低于市场年初的预期。


矿机需求急剧下降 抢跑IPO最后窗口期

对于三大矿机生产巨头而言,矿机市场需求的旺衰直接影响着收入增长,同时也决定了其市场估值,而决定矿机市场需求的关键因素则在于币价涨跌。

而对于矿工或矿场来说,币价大跌就意味着其此前高价买入的矿机回本周期进一步拉长。

以售价3850元的蚂蚁S9i 14T计算,其每天挖矿0.000046个比特币,日收益28.43元,每日电费15.84元,净收益为12.59元,回本至少需要306天。而如果比特币价格再继续下探,回本周期将会越来越长。

互链脉搏了解到,一枚比特币的开采成本约为8038美元,包括矿机设备、电费和矿机冷却成本。而根据摩根士丹利分析师测算,如果比特币价格低于8000美元,矿工将面临亏本,即使按照7500美元计算,矿工仍要面临13%的浮亏。

图4.png

另一方面,当前剩余的比特币不到400万枚,挖矿难度的只会越来越大,因此,未来当挖矿成为了一门不划算的生意时,矿机市场的需求还会存在吗?

这是三大矿机生产商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实际上,随着今年上半年比特币价格持续暴跌,矿机市场需求已出现急转直下的颓势。

“以前是现货急缺,现在都不敢备太多现货,二季度的销量比上个季度下滑了将近70%。”华强北赛格广场多位矿机卖家向互链脉搏透露,比特币暴跌使得矿机需求急剧下滑,再加上矿机生产商接二连三的频繁降价,严重影响了矿工购置新机的积极性。

今年二季度,比特大陆发布的“史上最高效”以太坊矿机——蚂蚁E3发售就已经遇冷。其原先设定全球买家每个账户限购一台,到后面调整为每个账户可购买5台,付款账期由24小时内延长至三天,都收效甚微。预售情况远未达到比特大陆的预期,在币市暴跌中“失血”过多的矿机销售商和矿工都处于观望状态,不敢在行情低迷的时候贸然下手,一发售便秒售罄的盛况已成为过去式。

不难预见的是,在当下市场需求萎靡的情况下,按照传统估值方式,券商机构给予三大矿机生产商的估值必定不会太高,除非找到新的且市场认可的估值方式。

事实上,此前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曾多次尝试登陆大陆资本市场,但都折戟而返。亿邦国际早在2015年就已挂牌新三板,最终因新三板交易量和估值惨淡,于今年3月份退市;而嘉楠耘智在2016年6月曾有机会被鲁亿通(300423.SZ)以30.6亿元的估值并购,但被深交所多次发函询问,3个月后无疾而终,同年8月其又提交挂牌新三板申请,又因公司业务特殊性,遭到股转公司与券商前后三轮反馈问询,最终主动放弃挂牌。

但上市对于三大矿机生产商来说已经刻不容缓。一方面,当前矿机行业已有上百家新公司加入,行业竞争渐趋白热化。有业界人士指出,整个矿机行业的毛利率将很快会降到30%以下,唯有快速登陆资本市场才能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

另一方面,随着挖矿难度不断加大,矿工、矿场对于矿机算力的要求也进一步提升,这意味着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用于芯片研发。据悉,目前矿机芯片竞争已迈入10nm、7nm的工艺水平,而芯片研发投入动辄上百亿,对于三大矿机生产商而言,矿机芯片研发的投入将面临庞大的资金缺口。

在币市行情尚不明朗的情况下,留给三大矿机生产商赴港IPO的最后时间已所剩不多,谁能抢先登陆资本市场,谁就有希望熬过行业的资本寒冬,同时掌握下一轮矿机大战中决胜的筹码。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0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