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邦矿机赴港IPO:背后暗藏省府投资人

隐患如影随形,无法消除。

作者:新一君

资本市场的区块链玩家越来越多了。

6月25日,国内第三大比特币矿机制造商——亿邦向香港联交所提交上市申请,这是继5月嘉楠耘智之后又一大型矿机厂商赴港上市。

亿邦原本做电信设备销售,业绩平平,但自从搭上矿机“快车”,收入突飞猛进。

算力智库调查发现,竟有省级政府机关以风险投资公司身份提前埋伏亿邦,从数字货币的疯狂行情中,吃得满嘴流油。

但是,亿邦存在着与嘉楠耘智一样的问题:收入过度依赖于比特币矿机销售。在数字货币陷入持久低迷之际,比特币矿机生意很可能无法再续往日辉煌。

矿机商纷纷选择在此时上市募资,是上市收割市场资金的开始,还是另一波大爆发的前夜?

矿机上市马不停蹄

在国内第二大矿机制造商嘉楠耘智悄然赴港上市后,第三大矿机制造商亿邦也坐不住了。

嘉楠耘智提交上市申请一个多月后,亿邦也于6月25日向香港联交所提交了初次上市申请。

招股书显示,亿邦拟将今年2月从新三板退市的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邦通信),再将其他一众关联公司打包成为亿邦国际控股集团旗下子公司,再将亿邦国际控股整体上市,亿邦的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是以胡东为核心的胡氏家族。

较引人注目的是亿邦近年来的业绩:亿邦2015年、2016年、2017年营收分别为9214万元、1. 2亿元、9.78亿元,三年累计增长超过10倍;净利润分别为2423万元、1244万元、3. 78亿元,三年累计增长超过15倍。

亿邦业绩暴增得益于其转型做比特币矿机生意,但在2015年前,亿邦还仅仅是一家普通的电信设备制造商。

财务数据显示,在2015年,电信设备业务还占亿邦总营收的68%,但到2017年,电信设备营收总额在未有太大变动的情况下,占比急速滑落至仅5.4%,而矿机收入则从2900多万暴增至9.25亿,规模膨胀速度令人咋舌。

惊现厅级政府背景

两年1500%的净利润增长率,创造了极大的财富效应,引发了各路风险投资方蜂拥争投亿邦。

算力智库调查发现,在这些投资人中,不乏“国家队”身影。

算力智库曾在《嘉楠耘智上市背后:藏不住的国家队》一文中报道,嘉楠耘智获得与浙江地方政府及雄岸基金关系密切的杭州暾澜投资入股。无独有偶,亿邦也受到了商业嗅觉敏感的浙江人的青睐,而且来头更大,比嘉楠耘智的“国家队”纯度更高。

在此次拟被打包上市的亿邦所有资产中,最大的一块资产是从新三板退下来的亿邦通信,而亿邦通信的一家参股公司——长兴科威创业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长兴科威),引起了算力智库的注意。

算力智库从工商信息中了解到,长兴科威于2014年参股亿邦通信,截至最近一期可查询到的资料,长兴科威持有亿邦通信近2%股份。

虽然持股不多,但长兴科威的背景相当强大——政府股东占了该公司将近半壁江山。

公开资料显示,长兴科威大股东的实际控制人是香港上市公司超威动力,第二、三大股东分别是长兴县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兴科转)和浙江省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科风投)。

640.webp.jpg

算力智库梳理其股东脉络后发现,长兴科转的实际控制人是长兴县太湖街道事业综合服务中心,是非常典型的县一级政府单位。

640.webp (1).jpg

浙科风投的来头更大,其实际控制人竟可追溯至浙江省科技厅和杭州市财政局,分别是省一级和市一级政府单位。

640.webp (2).jpg

640.webp (3).jpg

算力智库认为,杭州之所以能成为区块链乃至全国互联网科技的创业中心,与政府机构的积极支持不无关系。

潜在隐患无法消除

即使有政府背景,也不能等同亿邦已在坦途。何况,2%的持股额让这起投资看起来更像是“渔翁撒网”式的分散型风险投资,而亿邦有着它自己的问题,用“荆棘满地”形容也不为过。

首当其冲的是其业务构成问题。

矿机业务在亿邦的营收中占据绝对统治地位,2017年占比近95%。销售如此依赖单一品类,这在上市公司中极为少见,但却是矿机制造商的常态。

比特币矿机的销售又严重依赖数字货币市场行情,行情走弱对矿机的价格是致命打击。

据媒体报道,今年以来,受数字货币行情持续低迷的影响,矿机价格下滑明显,报价腰斩的型号比比皆是。

如果数字货币未来没有明显起色,势必会对亿邦的营收产生负面影响,进而拉低利润增长率。

亿邦虽然在招股书中表示会积极研发可适用更多种类数字货币的新芯片,以及致力推动海外市场业务,但目前看来依然停留在计划阶段,尚无实质业务产生。

与此同时,亿邦的传统电信设备业务也在陷入萎缩。

财务数据显示,亿邦来自电信设备的营收自2015-2017年分别为6290万元、6908万元和5325万元,2017年较2016年大幅萎缩23%。电信设备的毛利率也在逐年下降,2015-2017年分别为59.4%、48.0%和46.1%。

鉴于此营收和毛利“双降”的态势,亿邦亦在招股书中坦承,无法保证该公司电信产品可维持竞争力,也可能无法继续成功经营电信业务。

此外,亿邦还涉及违反美国出口禁令的问题。

亿邦在招股书中披露,该公司曾向美国禁运国伊朗出售过价值约人民币420万元并部分以美元结算的产品,恐违反美国涉美元交易的制裁法规。此外,亿邦并向伊朗客户提供过包含10%受美国出口管制元件的免费样品。亿邦表示,已就此违规行为向美国官方自愿自行披露,目前尚无进一步进展。

违反美国出口禁运法令的企业有可能受到美国处罚,包括但不限于罚款、禁售等制裁措施,会导致企业资产受损、产品竞争力下降、甚至业务瘫痪等后果。

近日饱受关注的中兴通讯事件,便是因中兴通讯向伊朗等禁运国出口包含美国禁运元件的产品所致。不过亿邦表示,预计伊朗业务不会对该公司业务及经营业绩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上市,对于一个企业来说,要么是急流勇退收割市场资金套现走人的开始,要么是汇聚市场力量将企业进一步做大做强的前奏。

亿邦会是哪一种呢?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33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